天海球员2020年只拿到1月工资 2月3月工资被拖欠

2020-04-11 08:42:34 来源: 新快报

4月3日上午,中超球队天津立陶宛.篮球联赛战报在俱乐部官博上发了一条微博,措辞非常坚定:“俱乐部准入的条件万事俱备,只待万通方面承诺的赞助款打到俱乐部账上了。”微博一经发出,天津球迷一片欢呼雀跃,貌似天海准入中超已是板上钉钉,但仔细一品,还是感觉有些不对——万事俱备就差钱,意思是万通地产到现在还没给天海俱乐部打款吗?

看起来,天海与万通的关系似乎还没到亲密无间的地步。只是,双方继续博弈下去,受损害的只能是球队。眼下虽然还不知道联赛何时开打,但天津天海还能逃出生天吗?

足协网开一面 天海却停留在原点

依据《中国篮球在线直播吧职业足球俱乐部转让规定》,天海俱乐部想完成乔丹战报转让就必须在该年1月10日前完成。也就是说,天海的东家想从权健变成万通,那么双方在今年1月10日之前就要完成转让。

如果按照这个规定,那么天海今年已经不存在转让可能。这意味着,天海俱乐部在3月5日发布的《0元转让公告》实际上意义不大,就算一切顺利完成,这起股权转让依旧可能得不到中国足协的认可。不仅如此,中国足协甚至还能以此处罚天海,处以扣分、降级乃至取消准入。

因为新冠肺炎的蔓延,2020赛季中超联赛受到了不小的冲击。或许是这个原因,中国足协对天海的股权转让颇有些扶危持颠的意思,而且还给天海的转让多宽限了半天时间。3月13日中午,天海宣布和万通达成了转让。就3月中旬之前的表现来看,足协对天海是网开一面,但也正是这“网开一面”惹来了一大堆麻烦。

4月1日,足协就天海的转让与准入问题召开会议。就会后的各方报道来看,结果似乎对天海不大有利。当然,不利于天海的结果也算不得意外,毕竟转让程序到中国足协终审时,前提必须是俱乐部已经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,并且新的营业执照已经办理好。简而言之,只有在法律层面完成了股东变更之后,中国足协才会对新俱乐部予以最终审核。

很明显,天海的资质是不够的。直到现在,天海俱乐部的股东依然是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公司。退一步说,即便足协不以逾时转让“卡”天海,就天海现在和万通的关系也说服不了足协。另外,有消息称,因为财报不过关,过去两年未盈利的万通不具备收购天海的条件。

总之,若是足协一开始就没有心慈手软,而是完全遵照规定处理天海的事务,那么这一系列问题都能避免。现在,天海忙前忙后折腾了一个月,到头来俱乐部依然停在原点,这对天海来说同样是个伤害。

天海转让未果

万通B计划不好搞

如果一定要说4月1日的足协会议有什么积极意义,那么大概就是正式告知万通对天海的收购不算数。换言之,天海还是那个天海,万通还是那个万通,两者仍处于毫无关系的状态。在这种情况下,万通方面决定启动预备方案:以赞助商的形式投资天海,2020赛季注资2.5亿元。

事实上,如果天海和万通一开始就以赞助商的形式合作,那么现在的问题会简单很多。理论上,任何合法的企业都能成为俱乐部赞助商,足协对这一块的管理也比较开放。另外,只要天海自筹到足够的运营基金,再算上万通允诺的2.5亿元“赞助费”,至少天海本赛季的财政压力不会太大。以这个方案去应对足协的准入审查,过关的机会应该也更大一些。

话说回来,为什么这只是B计划而非A计划?在于B计划存在很明显的BUG。首先,先赞助后收购,万通与天海就必须要有一个完善的协议书,这关系到万通明年能否顺利拿到俱乐部股权。倘若协议不完善,不排除当年“权健被天津泰达赶出俱乐部”的戏码会改头换面重新上演。

其次,由于不知道天海能自筹到多少运营资金,会不会发生万通注资了2.5亿元,而天海却仍因财政红线没能准入中超的事情?如今的中超赛场,2.5亿元虽然算不上大手笔,但对万通来说绝非小数目。风投天海,万通肯定害怕最后只换来一个中甲甚至中乙俱乐部。

再次,以赞助商形式入主天海,万通能否获得话语权也不好说。投入2.5亿元的万通十有八九就是天海的主要资方,若是俱乐部的话事人还是权健派,那么万通就将成为冤大头。就算万通只是今年当冤大头,对天海的未来也会造成负面影响。在这个问题上,万达集团和大连一方就是活生生的前车之鉴。

最后,天海的联赛竞争力也难免会让万通感到担忧。无论本赛季的中超赛程如何,现有班底的天海都是头号降级热门。今年赞助的还是中超队,明年收购的却是中甲队,这更是万通无论如何都不想看见的。

客观地说,B计划固然足以应对足协的准入审查,实则也容易让万通和天海之间产生嫌隙乃至裂痕。

官博催促打款

天海将了万通一军

在谋求股权转让、应对准入中超之时,天海与万通是命运共同体。现在,随着股权转让和准入中超都遇挫,回到原点的天海和万通不得不重新协商合作。然而,就像上文所说,B计划的隐患随处可见,天海与万通被迫陷入了“内部博弈”。

据悉,天海球员在去年没有被欠薪,但2020年迄今,天海球员只拿到了1月的工资,2月、3月的工资仍处于被拖欠的状态。如果4月10日还不能发银领饷,球员就将连续3个月没工资了。按照国际足联的规定,被欠薪3个月的球员可以申诉变成自由身。尽管,在新冠肺炎疫情正演变为全球性灾难的当下,国际足联很可能不会轻易允许旗下各协会给球员恢复自由身,但欠薪这种事还是不宜拖太久。谁都明白,欠薪会导致很多事情失去控制。

以此为背景去重新审视天海的微博,的确能看出一些不寻常的内涵。“俱乐部准入的条件万事俱备,只待万通方面承诺的赞助款打到俱乐部账上了。”话里话外意有所指,而且潜台词好像是在说:“既然你们万通已经想好经营天海了,那就快一点给我打钱吧。”这话几乎等同是天海突然将了万通一军,而且是亮出底牌的那种“将军”——万通还没给俱乐部打钱这件事,天海的官博这下算是广而告之了。

在中国象棋中,对弈到后期,“明将”是一种常规思维。因为不能“将帅碰面”,所以被动的一方往往会率先“出将”。这个战术即便称不上一招险棋,多少也会有点背城借一的意思。平心而论,倘若牌面够多,玩家肯定不会轻易“出将”。好比足球,如果不是被踢单刀了,守门员会莫名其妙弃门出击吗?

从象棋的角度来说,“出将”意味着要“将军”,但要是“将不死”,就很可能会被后发制人。很难说这算不算破釜沉舟,但棋局下到“出将”这一步之时,基本上就离判出胜平负不远了。现在,天海与万通的内部博弈也到了最关键的时刻,对双方来说,与其在“囚徒困境”中继续互相猜忌,还不如各让一步,找到一个非零和博弈的最佳均衡点。

新快报记者 王敌/文 (资料图片)

延伸阅读

本文来源:新快报   责任编辑:许松_NS1943

NBA直播 球探足球比分 雪缘园比分-足球比分直播 直播网 篮球即时比分 足球比分直播 足彩即时比分直播网 完场比分 NBA直播 体育比分网